QQ热线:35264729
当前位置:首页行政法论文 → 文章内容

试论听证制度在构建和谐社会中的作用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发布时间:2008-8-25 23:14:42

    听证这一概念的核心内函是“听取对方的意见”,根据听证程序存在的领域不同,听证可以分为立法听证、行政听证、司法听证。我国以法律的形式在立法领域和行政领域确立了听证制度。但目前在我国对于听证一词的使用比较混乱,各个领域都在积极地引入听证制度这中间较规范有立法听证,例如天津市人大常委会曾就《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物业管理条例》等地方立法组织过立法听证;有行政机关的听证,最初主要体现在行政处罚听证和价格听证,目前来看经常受到社会关注的是价格听证。另外就是在行政许可领域及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作出程序过程中根据有关法律或法规的规定广泛开始采用听证的形式,目前包括律师协会在对违纪会员拟进行处罚时也要举行听证。这些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听证活动实际效益如何?即这些听证究竟对决策的作出产生了多少有效的影响,听证方面的法律制度应在哪些方面进一步完善,作为一直关注法治政府建设进程的律师,笔者拟就现有听证活动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并就听证制度的完善建议一二,希望能有利于更好发挥听证制度在构建和谐社会中的作用。

    一、我国目前听证中存在的问题

    听取对方意见,在英美法上是古老的自然公正原则的要求,自然公正原则最初适用于司法程序,要求法官在作出判决前,必须经过公开审判,就事实问题和法律问题,听取当事人和证人的意见。后来法官成功通过判例将这一原则贯彻到合法权利或地位受到行政权侵害的所有案件中,成为约束行政机关行政活动的程序规则,行政机关在行使行政权力给公民权利带来不利影响时,必须听取当事人意见,只有公正地听取了受不利影响的当事人的意见后权力的行使才有效。在行政领域,听证制度是公民运用法定权利抵抗行政机关可能的不当行政行为的重要方式,对缩小公民这类“弱势群体”与行政机关之间因地位不平等所造成的巨大反差,保障法律公平,平衡权利分配,实现社会和谐有着重大的意义。

    目前从我国听证制度所适用的四类情况来看,存在着种种不同的问题。立法听证方面,立法法规定,在起草法律和行政法规草案时,可采取听证会等形式,目前很多地方都推行了立法草案的公开化,在法律出台以前征询公众的意见,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从举行听证会的形式来看,由于听证会的举行需要一定的人力财力,其适用范围受到一定的限制。

    就价格听证、行政处罚类听证及行政许可方面的行政程序过程中的听证来看,存在的问题主要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

    1、公众参与程度不高,适用范围小;例如:2000年9月18日、19日两天,由信息产业部和国家计委主持召开的关于电信资费调整问题的价格听证会在北京举行。这次价格听证会召开前未向社会公告,仅有极少数新闻记者获准参加;听证会内容未向社会公布,因此引来不少非议。一些专家和消费者认为 “电信部门自己申请调价、自己请代表听证、自己主持听证会、听证过程严格保密”等做法,都违反了听证制度公开、公正的原则。

    当然听证适用的范围,从世界各国实践看也是十分有限的,毕竟,听证要遵循保证工作效率的原则。立法与行政决策不但要求其民主、公正,而且也要求效率,行政决策更是如此。然而,听证活动中民众的发言权越大、专家的关注面越广,立法与决策的运作便耗时越久。如果每个立法与决策都要听证,就会造成工作效率低下,其结果也不利于公众的利益和社会的发展。因此,面对公正与效率的矛盾,成本与收益的关系,人们不能不有所选择。所以,即使在各地每天都在举行各种听证会,听证有泛滥之嫌的美国,1981年,其联邦社会保障署作出5千万个决定,其中进行了听证的案件约26万个,只占所有决定的0.25%。目前已经有人建议通过立法的形式对适用听证活动的范围进行更周密科学的界定。

    2、听证结论的有效影响小,目前确有一些听证会还是在走过场。经常看到的一现象是,举行听证的相关利益主体,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寻找参与听证的代表,很显然,这样很难保证听证代表意见的群体代表性。还有的听证会常常是“只开花,不结果”。一些地方的听证会,即使绝大多数代表都反对涨价,原定涨价方案仍可以顺利过关。如果听证结果甚至不能对行政机关的决定产生任何影响,那么听证就变成了征集意见的方式,而违背了听证的本义。听证应该成为弱势群体公开、公平表达自己意愿的一个可靠渠道,这一表达应该对行政决定的作出产生影响,听证结果与行政决定结果都应当公开。在行政决定结果中,应当注明对听证结果的采用。对采纳和未采纳的听证意见,都应当阐明理由。如果听证没有实际效果,沦为一种贴着法治、公正与民主权利标签的“形象工程”,利益相关者就会失去参与的积极性。

    3、缺乏监督。由于目前法律对该听证不听证的行为制裁缺乏明确的规定,另外对听证结果是否必须为行政机关所接受的法律规定得过于原则。致使目前听证活动实际效果较差。  比如《政府价格决策听证办法》规定,听证会代表多数不同意定价方案或者对定价方案有较大分歧时,价格决策部门应当协调申请人调整方案,必要时由政府价格主管部

[1] [2] [3] [4]  下一页

行政法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