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热线:35264729
当前位置:首页司法制度论文 → 文章内容

构建我国刑事缺席审判制度的法理分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林肃娅,郭鹏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1-11-25 14:27:35

    摘要:随着《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在我国的正式生效,刑事缺席审判制度日益成为我国理论界关注的对象。长期以来,我国在刑事诉讼中都采取的是对席审判。但司法实践的结果表明,绝对禁止缺席审判既阻碍了对被害人利益的保护与诉讼效率的提高,又影响了维护司法权威和社会的稳定;且在我国三大诉讼中,唯独刑事诉讼法没有确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为适应当前与国际社会协作同犯罪作斗争的需要,进一步完善刑事诉讼立法,有必要构建我国的刑事缺席审判制度。

    关键词:刑事诉讼;缺席审判;被告人;公正;效率

    引言

    有违法必有制裁,一部好的法律如果要在现实中得到实施,就必须建立专门的法律责任制度,以便使违反该制度规定的人受到相应的法律制裁,从而承受各种不利的法律后果。在当今世界各国的刑事司法实践中,都把对席审判作为常态,辅之以缺席审判。同样在我国,无论是民事诉讼法还是行政诉讼法都把缺席审判作为审判制度的一部分,但刑事诉讼法却始终没有构建这一制度。缺席审判在刑事诉讼程序中的缺失,已不能适应当今社会法治的发展和及时打击犯罪的需要,特别是在2003年12月10日我国签署了《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以下简称《公约》﹚以后,缺失刑事缺席审判制度,不能向有关国家提供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生效判决,则很难实现国际间合作共同打击犯罪、缉捕逃犯,及时追缴因腐败或经济犯罪而流失在国外的财产的目的。同时,被告人故意逃避审判,使一些即使是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案件都无法进行审理,公正难以得到实现。

    这不仅不能保障国家和被害人的合法权益,而且还会导致诉讼效率低下,影响司法的权威和社会的和谐稳定。有鉴于此,在我国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对于完善刑事诉讼立法和健全刑事诉讼程序;实现与国际法治的接轨和加强国际间执法合作;推动刑事诉讼程序高效有序地运行和及时追究犯罪人刑事责任等方面,都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1刑事缺席审判制度缺失的弊端

刑事缺席审判是指被告人不到﹙不能或不愿﹚法庭接受审判,由法官主持,控方和被告人的辩护人﹙辩护律师或者被告人委托的近亲属等﹚参加并进行的法庭审判。由于我国对缺席审判制度持否定态度,因此,虽有法律对一些问题的简单程序性规定,但并不能使部分实体问题得到真正解决,因而损害了当事人的利益也导致了部分诉讼功能难以实现。

    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不利于被害人权利的保护。中国的刑事审判既有惩治、打击犯罪,又有恢复性司法的功能,被害人作为修复性司法的对象,理应让其遭受的损失得到适当的弥补,如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七条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而第七十八条规定:“附带民事诉讼应当同刑事案件一并审判,只有为了防止刑事诉讼的过分迟延,才可以在刑事案件审判后,由同一审判组织继续审理附带民事诉讼。”这种情况下,如果被告人一直不归案,按照“先刑后民”的审理原则,“被告人的附带民事诉讼无疑受到了剥夺,这有悖于‘无救济即无权利’这一法治原则。”[1]况且,我国法律一直以来都把惩治犯罪分子作为其对国家和个人造成损害的补救方式,而很少顾及被害人的实际损害,仅仅是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让被害人获得一定的由于犯罪所导致的物质损害而得来的补偿,而很少考虑精神上造成的创伤。基于此,如果再由于被告人的故意逃避审判而造成民事权利都得不到维护的情况下,就会加剧被害人的痛苦。因此,缺失了刑事缺席审判制度,明显不利于对被害人权利的保护。第二,同样也损害了被告人的诉讼权利。面对庞大的国家公权力,被告人的权利很容易被漠视,尤其是对于无罪的被告人,更应该关注和保护他们的权利。但是我国刑事诉讼法由于没有缺席审判制度的规定,使得因犯罪嫌疑人在审前阶段死亡、逃跑、丧失诉讼行为能力的案件只能保持在一种停顿的状态,无法进入到法庭审判阶段。而在审判阶段中,法律只是规定了对有证据证明确实无罪的被告人可以宣告无罪,除此之外,其他缺席的被告人的诉讼程序依然处于中止或终止状态。这样的规定明显地对被告人不利,因为如果一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无罪的,而又没有证据来对此作出证明,法院就不会宣布其无罪,其有罪无罪就会处于怀疑的状态,而司法机关和社会这时候就会倾向于认为是有罪的。

    这必然会对被告人的名誉带来影响,其亲属也会承受很大的压力。在对被告人财产的处理上,也容易损害被告人的权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对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因犯罪嫌疑人死亡,申请人民法院裁定通知冻结犯罪嫌疑人的存款、汇款等金融机构,将该犯罪嫌疑人的存款、汇款等上缴国库或者返还被害人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通过阅卷、审查有关证据材料后做出裁定。”这一规定使法院仅仅通过阅卷、审查有关证据材料就做出裁定,而忽视了被告人或者其继承人的参与,这就可能会使法院对于被告人的财产权做出过于草率的决定,毕竟冻结的是存款和汇款,而这不一定就是赃款,缺失了被告人或继承人的陈述、说明或辩解,就容易导致被告人权利受到损害。在审前阶段,对于被告人死亡的,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认为已冻结的其存款、汇款应上缴国库或返还被害人的,法律规定“可以”申请人民法院裁定。这样的规定,给予了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选择权,即“可以”不申请法院裁定,这明显与我国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不得确定有罪的原则相违背。

    因为,对财产的处理是建立在被告人有罪无罪的基础上的,如果没有法院的判决而决定被告人财产的归属,显然是缺乏法理依据的。第三,影响了刑事诉讼功能的实现和外流腐败财产的追回。我国法律没有规定刑事缺席审判,使得在被告人缺席的情况下,案件便长期处于中止审理的状态,这使得刑事诉讼定纷止争的功能难以得到实现,即使等到被告人到庭后才开始审判,但有些物证可能因为时间过于久远而灭失,有些证人可能因为时隔太久而记忆模糊,这些都不利于案件的正常审理。况且,被告人逃逸或者故意使自己丧失诉讼行为能力的情况下,理应承担由此造成的后果。而且,及时进行审理不但不会放纵犯罪、冤枉无辜,也是主持正义,实现法律价值之必须,否则,法律就会形同虚设。正如学者迈克尔·D·贝勒斯所说:“倘若人们求助法律程序来解决争执,那么争执必须在某一阶段上最终解决,否则求助法律程序就毫无意义。”[2]《公约》第五十七条第三款规定:“﹙一﹚对于贪污公共资金或者对贪污公共资金的洗钱行为,被请求国应当在实行没收后,基于请求国的生效判决,将没收的财产返还请求国,被请求国也可以放弃对生效判决的要求;﹙二﹚对于《公约》所涵盖的其他任何犯罪所得,被请求国应当在实行没收后,基于请求国的生效判决,在请求国向被请求国合理证明其原对没收的财产拥有所有权时,或者当被请求国承认请求国受到的损害是返还没收财产的依据时,将没收的财产返还请求国,被请求国也可以放弃对生效判决的要求。”从以上规定可以看出,追回财产的前提条件是我国有关没收财产的生效判决,如果没有则无法开展资产追回的国际合作。近年来,我国流失国外的财产多达几百亿,不少腐败分子潜逃海外,如果能够通过确立刑事缺席审判将流失资产顺利追回,既是对腐败分子的极大打击,也是对潜在的腐败官员的强大震慑。第四,导致了立法的不合理性。立法的不合理性主要表现为:其一,法律对于被追诉人不到庭的两种处理方式有违公正,一是被追诉人逃跑或者患

[1] [2] [3] [4] [5]  下一页

司法制度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