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热线:35264729
当前位置:首页司法制度论文 → 文章内容

检察机关法律监督职责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陈文韵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1-4-22 23:52:03

    摘要:我国宪法明确规定检察院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然而,在司法实践中,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职能似乎并未能发挥其应有效能。本文拟从历史及现实等方面,探讨其存在价值和意义。

    关键词:检查机关;法律监督
我国宪法第129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检察院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由此得出,我国检察人员最根本的宪政职责应是强调对法律的一种强势监督,其他职责例如公诉权、自侦权,都只是这种根本职责的派生。

    但实际情况似乎并不是那么理想化。举例来说,刑事抗诉是检察机关在诉讼监督层面上对法院审判最有效、最可行的监督方式。笔者手上有一份浙江省温州市检察机关的数据,2006年、2007年、2008年提出抗诉案件数量分别为13件、5件、16件,仅占该年度提起公诉案件数量的0.15%、0.049%、0.15%。2008年度抗16件案件,由基层院提出抗诉的为24件,其中上级院支持抗诉16件,撤回抗诉案件8件,高达总数的33.3%。同时,法院审结的16件案件中,改判案件9件。也就是说,全年温州市将近13000起案件,抗诉16件,改判9件。

    刑事诉讼法规定提起刑事抗诉的条件为\"确有错误\",这必然包括对不利于被告人的情形和对有利于被告人利益的情形提起抗诉。但在这16件案件,全部是对无罪判决和重罪轻判案件提出抗诉的,没有看到对轻罪重判或因法院在审判过程中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影响公正裁判而提出抗诉。

    分析原因,笔者认为,我国目前法律监督制度弱化格局的形成是历史和现实多种原因合力的结果。

    首先,从历史传统来看,我国从西周时候就开始讨论有关权力监督与制约的问题,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尝试建设权力监督制度,之后改朝换代,这一制度也在不断的充实、发展、完善。通过观察监督体系的历史发展可以看出,我国传统中所谓的\"监督\"不是基于民主和分权产生的横向权力制约,而是由皇权,也就是行政权产生的自上而下的监察体制,从来形成任何独立于行政之外的\"权力机关\"行使监督权。因此,检察院,作为行政权力以外的权力主体承担监督职能先天缺少强势基础。

    其次,在诉讼职能上我国检察机关享有的权力是多元化的,既有侦查权、批准逮捕权、起诉权,还有诉讼活动的监督权。检察机关多项权力之间权能冲突的问题始终是学术界探讨的热点,而且至今也没形成一个相对统一的意见。比如对公诉权和监督权主体内部冲突问题,检察机关的自我监督问题,以及\"大检察\"导致的\"小审判\"问题等等,①而这些都阻碍了法律监督职能的发挥。究竟各种权力在本质上就是绝对冲突而不可调和,还是欠缺协调机制而形成表面的、假象的冲突,对这个问题的正确理解关系到我国法律监督职能改革的基本方向和具体的权力设置。

    例如,检察机关的公诉职能和法律监督权能的关系,其实公诉权的职能属性本身就反映了法律监督的性质。刑事诉讼中检察机关进行法律监督的主要方式就是以公诉人的身份出庭控诉犯罪,实现刑事追诉并监督法院的审判活动。公诉权在与侦查权、审判权相互作用的过程中,具有控制侦查程序、审查侦查结果、启动行使审判程序,以及限定刑事审判范围的作用。这种作用从法治建设的角度看,就是维护法律的统一正确实施,具有法律监督的性质。这不会导致检察机关凌驾于审判机关之上,也没有违背审判中心和司法最终裁决原理,更不会形成检察权大于审判权的法律体制。②强调检察官实行公诉,监督法院审判的主要任务不仅不是妨碍司法独立,而正是维护司法独立的一个重要方面。检察机关的这种控诉作用可以有效防止审判权超越法定范围而任意扩张侵犯公民的合法权利,从而体现着法律监督权能。

    又比如,就检察机关的公诉权、抗诉权与法院的审判权之间,不因法律监督关系的产生而存在实质冲突。许多学者对审判监督尤其是检察机关的审判监督权提出质疑,从最初贺卫方先生在《法学研究》以补白的方式进行论证,基于审判权的独立性和权威性,公诉权与辩护权平衡的观念,以及\"请求者\"、\"求刑者\"的下位权力与审判者的\"上位权力\"的关系对审判监督提出质疑。

    对此笔者认为,检察机关在履行审判监督职责时,应当完全站在法律的立场,客观公正地处理检法关系,使检控机关和监督机关的角色获得统一。检察院在行使公诉权时对法院的审判监督,应当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范围、程序和方式进行,这种监督并不是凌驾于法院之上,直接或者间接对法院的活动进行干涉,而是主要通过诉讼方式对法院审判中出现的违法行为和错误裁判提出意见,请求上级法院院予以纠正。此外,通过起诉或者抗诉来强化法律监督,注重庭审中对证据的收集与认定,有利于控辩双方展开真正的庭审对抗,从而有利于实现法官中立裁判,摆脱传统法官过于积极主动掌控案件的局面,建立真正的控辩对抗、居中裁判的诉讼格局。从这个意义上讲,发挥法律监督职能最直接和最有效的途径就是强化对审判的监督。

    从而可以得出,这些看似对立的关系是可以协调的。只要我们搞清楚、想明白这些问题,可以使得检察院实施法律监督时更有底气。

    发现问题后就是解决问题。对于如何加强我国检察院的法律监督职能,笔者认为应当加强法

[1] [2]  下一页

司法制度论文